最近一段时间里我突然期待周末,开始厌学。学习不算辛苦也不算棘手,只是我却近乎懒散绝望。

偶尔收到一些朋友的信息,最近还好么?我答曰:当一切成为习惯时,就无所谓好与坏了。

依然隐身上线,依然对所有在线的人沉默不语。偶尔会在升大群里活跃的聊天说地,似乎我从不曾安静无语过。从来就没有人看得出我阴暗内向的一面。也许是隐藏的够逼真,也许是没被细心的注意过。

这几天,心情其实不算明朗,很多时候连自己都探不到缘由。无关乎谁,无关乎物。甚至连发泄都没力气,我只是不想说话。逐渐的学会自己去化解与承受。再也不想博取一些敷衍的同情,更不会央求谁来分享甜蜜和温暖。我终究明白,无论谁都有自己的生活,没有谁可以过多的顾及到谁,那些适时的反映回响都是短暂的,抑或都是虚伪,难以发自内心设身处地的回答。只是证明,没有忽视。但是没有忽视并不等于在乎。这存在千丝万缕的区别,敏感的我亦计较这些。换句话说是,不奢求委曲求全,心甘情愿才是真实。